黄梅戏潘启才专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这里是黄梅戏潘启才专辑,主要是收集和收藏潘启才老师的一些精选唱腔,与戏迷朋友们一同分享。

潘启才,男,1947年11月出生,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,著名黄梅戏教育家,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。1966年毕业于安徽黄梅戏学校,全国首届黄梅戏十佳演员,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,安徽省戏剧家协会会员,安徽省戏曲音乐学会会员,安徽黄梅戏学校讲师。曾任安徽黄梅戏学校表演系主任、安庆市政协委员、民进安庆市委委员、文化委员会主任。字正腔圆,以字行腔,十足的安庆韵味,是他唱腔的特色,有黄梅戏“磁带王子”之称。

黄梅戏潘启才专辑人物剧照

任演员期间,曾塑造过众多古装戏、历史剧和现代剧中的主要角色。1985年在首届全国黄梅戏中青年演员广播大奖赛中获优秀演员奖。荣获“全国黄梅戏十佳演员”称号,录制过大量黄梅戏的唱片盒带,参加过多部黄梅戏电视剧的拍摄、配唱工作和广播剧竞赛活动。分别获全国电视剧戏曲“攀枝花”一等奖、“飞天奖”提名、大众电视金鹰奖、优秀电视戏曲片奖。

黄梅戏潘启才专辑 1:江水滔滔向东流

唱腔简介:这段唱腔是黄梅戏《推江》中的一段经典唱段。

黄梅戏《推江》是传编剧目《金玉奴》中的一个片断,剧本取材于明代小说家冯梦龙的小说《金玉奴棒打薄情郎》。

剧情大意:宋代杭州城内丐帮头目金老大生得一女, 取名金玉奴,
玉奴天生丽质,貌美异常。某日金老大遇见贫困流浪少年莫稽,见其英俊有才,遂招入赘。莫稽婚后赖贤妻玉奴相助,连科及第,得授司户之职。莫稽显贵后不但不念妻子贤德,反嫌她出身微贱,担心影响自己的大好前程,在赴任途中,将玉奴推落江心。玉奴漂流江中,幸遇巡察官员许公相救才得以存活。玉奴虽恨丈夫薄情寡义,但她决不愿再嫁他人。后在许公的周旋下,
金玉奴最终还是与丈夫言归于好……

黄梅戏潘启才专辑《推江》剧照

传统的贞操和女德,迫使金玉奴选择了委曲求全、维持原有婚姻的结局。按照现代人的价值观和司法理念来说,故事的结尾不能不说是小说的一大败笔,但剧目《金玉奴》为尊重原著,仍按小说演绎,是非功过自由观众评述。

总体言之,《推江》不失为一场扬善贬恶,传递社会正能量的好戏!

这篇黄梅戏潘启才专辑文章,有时间会逐渐增加一些潘老师的精品黄梅戏唱腔进来,欢迎大家一起收藏欣赏。

黄梅戏潘启才专辑
春香传-爱歌 潘启才 方宝玲

花魁与卖油郎-上集 潘启才 吴琼

花魁与卖油郎-下集 潘启才 吴琼

珍珠塔(全集) 潘启才 吴琼

汉宫秋-上集  潘启才 吴琼

唱词(上)

王昭君:

眼见这三千六百棵玉珠滚满地,

方信是十年花谢在秋池,

都知道入深宫光耀无比,

有谁知仙乡内也有悲笛。

想当初我曾是天生佳丽。

遍姊归都夸我鲜花一枝。

五岁上学会了摆布棋子,

八岁上又能够莲下吟诗;

到十岁学就了琴瑟之技;

常与那百灵鸟比试高低。

也曾有求婚的争送财礼,

也曾有说媒的磨破嘴皮。

老爹尊不允儿屈居乡里,

十八岁中黄选来到京畿。

十年来未领略君王情意,

飞瀑边也有这呜咽的小溪。

忍深宫孤寂;

看蚂蚁争食;

数长空雁字;

听子规悲啼。

对红烛怕闻夜雨,

守幽窗恨日偏西。

光阴呀,也这般不仗义 ,

催人老只凭地意切心急!

汉元帝:

身居九重掌乾坤,

嗟叹一声天地惊。

日日殿前会百官,

皆是相识的陌生人。

待说话,金口不便轻言论;

欲举步,玉体那能擅动尘。

这真是山峰越高越清冷,

宫门越长越阴森。

怎比这无风踏树影,

有夜数窗灯。

蝉鸣秋夜静,

露洒天地清。

刘侍我此番恋凡不爱圣,

做一回餐风饮露自由人。

王昭君:

秋风萋萋兮叶萎黄,

明月潺潺兮晚露凉,

长门十载兮心无望,

青蛾素女兮守空房。

色美反成弃兮,

命薄实堪伤。

怨随秋风兮出宫墙!

一听说称孤道寡,

已噙下两眼泪花。

这惊雷真有个天一般大。

伤损的小心田怎承受的它。

看一眼圣驾,映月色满脸霜华:

吁一口怨气,

伴秋风分外萧洒。

汉元帝:

美娇娃怨气大泪如雨下,

似一朵放清幽带露莲花。

红唇粉面将两叶宫眉描画,

明目皓齿扫一点胭脂如霞。

一笑早有倾城价,

纵比哪越西施毫厘不差。

卿家呀,休怪孤恩薄情寡,

实无缘来此行踏。

若非玉箫引风到蔷薇架,

待相逢还只在夜雨巫峡。

劝卿家缓将这香泪抛洒,

敢问你美娇娃出自谁家?

王昭君:

妾本生在秣归乡下,

长江岸边有我爹妈,

是春风将我的容颜勾画,

是山泉将我的玉肌洗刷。

十八载长成我眉扫黛、鬓堆鸦;

腰弄柳、脸舒霞;冰肌玉体美娇娃。

老爹爹不忍将女儿下嫁,

定然要货与那帝王之家。

实指望随王伴驾不枉了天地造化,

承天恩沐雨露做一株向日葵花。

没想到冷宫十载皇宫成虚话,

悲啼夜夜俺做了荒冢孤鸦。

汉元帝:

你既然羞花闭月难描画,

却怎生冷落在地角天涯?

王昭君:

实可恨毛延寿欺弱凌寡,

倚仗着皇家恩贪脏王法。

进宫前逼我将银钱纳,

倘无有定遭他朱笔屠杀。

因自持色艺高心无惧怕,

上京城一身单衣半面琵琶。

满以为牡丹入院占断风雅,

有谁知竟遭毛贼暗里刀扎。

画图形点瑕疵欺蒙圣驾,

才入宫便贬作井底之蛙。

汉元帝;

只见她对菱花巧妆扮,

身前后又频添万种温柔。

似日月光辉尽力芳襟翠袖,

广寒嫦娥待比她也需含羞。

哎呀呀,

说什么十年冷宫人比花瘦,

说什么十年哀怨怅枯了嫩柳;

说什么十年孤寂心早逢秋,

看这般玉精神年华豆蔻;

看这般雪肌肤光照神州:

看这般花月貌遍体香透;

看这般俏身资似山泉奔流。

爱卿呀,

这十年莫不是时光倒走?

这真是春光好绿芽才抽。

莫不够来爱不够,

风流事只今日才算开头!

合唱:

人生浮尘谁主载,

一朝春到百花开。

春风难偿秋风债,

喜的来了悲便来。

(上半部分完)

汉宫秋-下集 潘启才 吴琼

唱词(下)

王昭君:

沐君恩光阴如梭,

陪圣驾终日欢歌,

若非有十年寂寞…

(昭君)只说是冰消雪化春来到,

又谁知眼泪未干又把新泪抛。

十年的苦难化作甘霖一夜尽扫,

半月的宠幸付东流顷刻烟消。

(元帝)见明妃泪滔滔心如刀绞,

卧龙廷也未免风雨飘摇。

到如今天子威何处去找?

鲲鹏翅 鲲鹏翅竟无力护羊羔。

谈什么文臣武将栋梁材料,

哪一个敢请缨立马横刀?

说什么忠军报国替天行道,

有谁人愿舍身去建功劳?

我的爱卿呀!

看起来这也是命难违拗,

孤王我怕也是纸糊的雄师蜡做的梭镖。

(昭君)当日里是谁展英雄手,

乌江边枭了项羽头?

是韩元帅九里山前去战斗,

把江山夺与炎刘。

如今你驾前多少金章紫绶?

(元帝)都知道主帅不明将士苦,

可曾知臣子无勇帝王忧。

——《汉宫秋》王昭君、汉元帝唱

乌金记-上集 潘启才 吴琼

乌金记-下集 潘启才 吴琼

碧玉簪-上集 潘启才 陈小芳

碧玉簪-下集 潘启才 陈小芳

更多唱腔正在整理,欢迎收藏关注…

点击下方按钮分享本篇文章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发表回复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