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四幕)

第四幕  来年春槐荫树下团聚

安徽黄梅戏演出公司黄梅戏天仙配

山野的枯草,渐由土黄色变成翠绿色;河岸的杨柳也由翠绿变向深绿,杏花开似白云驻,桃蕾撑包红豆荣。即便还刮北风,也变得“和风拂拂”了,又是一年春回大地,万象又更新。

董永正在窰屋为他那即将交来的儿子忙碌着:房顶上吊着一个竹编的婴儿摇篮,手头还打造着一张小儿睡床,董永唱道:“桃红柳绿又一春,水秀山青处处新,夫妻生离周年近,梦想眠思欲断魂。天长日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不断根。只盼如期送子准,以园父子骨肉亲。”他唱完后又说道:“去年分别之日,娘子曾对我讲,要待‘来年春暖花开日,槐荫树下把子来交’,我看今日春风送暖,阳光明媚,我不免去到槐荫树下,看看把我儿送来没有。”

董永又来到当年槐荫树下,仰天张望,环顾四周,并情不自禁地大声呼喊:“娘子!娘子!我的儿子!···”。喊了几声不见人影,空有从山谷返回的一点回音,随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今天又是枉然。”这时从对面走来了王大娘,对董永说:“董永,你现在来找儿子,恐为时尚早,因为现在花未正开,春带寒意,不如过几日再来。”董永称:“是的、是的,好的、好的。”随后他徘徊、惆怅地往回走,还不断地回头张望着。

这些日来,董永为思念他的娘子、儿子经常夜不能寐。这一天他又早早的起床来,正是东方朝霞红红,院内外花草争荣,雄鸡啼唱声声,他独自来到了槐荫树下,不断向天空和四下张望,蓦地,他看见天空云雾中似有黑点渐渐下落,顿时心情涌动,目不转睛地直盯着那云中的黑点慢慢下落,快近地面时在迷朦中看似两个人,但落地后只见有一个人,还像是个妇女,董永见此,喜出望外,浑身的血脉立刻沸腾,心跳呯呯,恍如隔世,逐渐看准了确是他的娘子,似乎还抱着孩子,他不顾一切的向那妇女奔去,拼命的呼喊着:“娘子!娘子!···。”那七仙女也向这边奔跑着,喊叫着:“董郎!董郎夫!···。”二人好像磁铁一般的越吸越近,悲喜交集的心情难以言状,也顾不上孩子了,董永张开两只手臂,七女张开一只手臂,二人声泪俱下地边跑边互问候道:“娘子你受苦了···。”“董郎你受苦了···。”随后二人抱头痛哭,好似各把一肚子的冤屈苦水,一齐同时迸发了出来,涕泪交集,感天动地。这时他们的小儿子也在母亲怀中“哇!哇!···”的哭了起来,他们二人这才松开搂抱地胳膊,破涕为笑。董永赶快接过自己的儿子抱在怀中,低头亲吻着,还不住地摇着,突然又面带愁容的问七仙女道:“你还要上天吗?”七仙女答道:“不,不走了,我已经永被打入了地界凡人,再也不是仙女了。”董永这才转忧为喜,但忽然又带有诧异的神色对七女喊道:“啊!娘子,我这不是在做梦吧?!我是不是在梦中啊!娘子。”七女道:“因我也是凡人了,要问我们是不是在做梦,只要我用手掐你的肉一下,如你感觉疼痛,那就不是做梦。”七女用指甲掐了他的手背一下,董永“唉呀!”了一声感到疼痛,顿时疑虑全消,于是他把孩子双手托起,两只脚得意忘形地似乎要蹦起来;腰也似乎扭起来,不禁大笑两声:“哈!哈!”并发疯似的喊着:“我这是真的!这是真的呀!!我和娘子再不分离,我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!···。”

这时二人又走到槐荫树下,树上正有两三只鹊雀喳喳的叫着,地上鲜花競放,二人又走到从前回家路的小桥边,二人又禁不住边走边唱起来,董永唱:“鹊雀在枝头喳喳来贺喜,”娘子唱:“地上的百花庆我们团聚”,董永唱:“天欢地笑春风得意”,娘子唱:“苦尽甘来喜上眉”,董永唱:“从此夫妻再也不分离”,娘子唱:“合家团聚还要谢天地”,董永唱:“勤俭持家我们生活美”,娘子唱:“我织布纺纱做饭洗衣”。夫妻合唱:“互助互爱我们同心协力,助人为乐我们宽人严己,同甘共患教子读书达理,携手共进把家园建设美。”

同时,邻居王大娘早晨去田园割菜回来时,在路上正看到董永夫妇二人抱头痛哭地情景,她不便上前答讪,只好在远处看了他们一会儿,一切全明白了,为了不打搅他们小两口亲热,自己偷偷地走回了村寨,把这桩新奇事告知了村人,这事儿很快就传遍了全村,人们陆续地拥到董永家门口,有些人还走到路边去迎接。这时董永夫妇已抱着孩子走近村边,在夹道欢迎的村人中有一男人喊道:“董兄!董嫂!向你们道喜了!”众村人同声喊道:“道喜了!”董永夫妇随后也同声答道:“感谢父老乡亲们!···”,董永还不停的在前作揖拜谢。这时村人中又出来两个年轻妇女搀扶在娘子左右,其中一个说:“呵!董嫂真是美若天仙,董兄你真有福气!···”,众人七嘴八舌的簇拥着董永夫妇进了家门,这时乡亲们有的拿来一幅红布挂在大门上,并用黄纸写着:“天作之合”,在屋门上也挂有一幅红布,上书:“鸾凤和鸣”,并在屋门两边还有一付用红纸写的对联,右联写的是:“德孝报酬天仙配”,左联写的是:“善良总得上帝怜”此时喜庆的乐器(啦叭等)奏起来,钟鼓敲起来,还有的乡亲拿来鞭炮在门外擗拍响起来,人们欢声笑语,整个院子喜气洋洋渐入高潮。董永夫妻也稍事梳装打扮,然后由邻居王大娘携他们二人(孩子暂由别人抱)来到院中,向众人喊道:“乡亲们!今天我们庆贺董永一家,历尽劫波重团聚!更欢迎七仙女下嫁到我们村寨,实现了真正的天仙配!”众人齐声喊:“欢迎!欢迎!···”。王大娘向董永夫妇道:“来,来,来,向众乡亲拜谢,一拜!二拜!三拜!···。”

这时又来了本村的王二楞(甲)和大虎(乙)二人,走到院中央说起了逗哏的相声,乙问甲:“啊,这不是二楞么,你来干什么?”甲:“我也来贺喜呀,你听我说:董哥董嫂真不错,一对新人旧傢伙。”乙:“你别胡说八道,这什么话?甲:“我没说好再重说,说喜事来道喜事,今天是两男一女办喜事”,乙:“你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甲:“唉,我说的是实话呀,董哥与他小儿子这不是两男吗,不好听我再重说:今天喜气洋洋带香气,就怕小两口儿放个屁!(做个鬼脸儿)”乙:“唉呀!你这不象话,我说的比你好听,说,糖炒票子光又甜,赛过刚拉出的驴粪蛋,你们家搞来二斤半,婴子们哄哄的围着转”。甲:“唉吆,你说的更乱七八糟!什么叫‘糖炒票子’那叫糖炒栗子!真是个大白字,那‘蝇子哄哄围着转’是什么意思?我们家买来的究竟是驴粪蛋子还是栗子呢?”乙:“你听我说,你们家买回二斤半是栗子不是驴粪蛋子,买回家后有些婴孩们闹哄哄的围着转,对吧?”

黄梅戏演出公司黄梅戏剧团联系电话
点击下方按钮分享本篇文章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评论被关闭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