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剧本(第二幕) | 黄梅戏5网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二幕)

第二幕董永魂牵梦萦

安徽黄梅戏演出公司黄梅戏天仙配

却说那董永,自从路配“天仙”娘子,间直是双喜临门,在众仙姐妹的帮助下,不但使他“三年长工”减为“百日”,而且还是“比翼双飞”把家还,真乃锦上添花喜出望外。不料天有不测风云,美梦不长,就被玉帝(他岳父)的“无情棒”打得天上人间各一方。

董永失去了娘子,失意惝怳,陷入极度悲愤、惆怅之中,只身一人一路神魂颠倒、咳声叹气、步履蹒跚地回到他家。他家的房屋是一处依山挖掘的三间窰洞式住房,周围用篱笆筑墙围成院子,院中有一旧方桌和两把旧椅子。董永一付失魂落魄的样子坐立不安,不停的从院中走进屋去,又从屋里走出院来···,愁眉苦脸的仰天长叹,并指着天空埋怨道:“娘子啊,娘子!你、你···害得我好苦哇!我们的儿子呢?到底是真有假有?明春还能交来吗!?即便能够交来,正在哺乳时期,你叫我如何办呢?唉!···”。不由得放声唱道:“千愁万恨思悠悠,情意绵绵无止休,结伴鸳鸯失伴去,昙花一现变虚无。人人愿求老天保佑,为何老天要毁人幸福?恨只恨老岳父执迷顽固,破人之美道德糊凃,专制独裁善恶混肴,天上人间一脉同流。娘子她灭顶之灾如何受?我心如刀绞日夜担忧。但愿我儿小命能保住,来春啊!槐荫树下···(董永掩面泣不成声)”。

这时从门外走来了邻居的王大娘,董永赶忙擦干眼泪上前迎接王大娘,二人院中坐下,王大娘看看董永说道:“啊,董永你走时不是说要给那傅员外做三年苦工吗?怎么提前返家了?我看你的面色焦悴,愁眉苦脸,有何伤心之事可对我讲来,我来劝解一番如何?”,董永听王大娘这一询问,顿时似有一肚子委屈向来人倾诉一样,叫了一声:“王大娘啊···”随即声泪俱下地哭诉道:“我葬埋父亲后,上工头一天走到槐荫树下时······。”

王大娘细听他讲完这一经过,说道:“原来如此啊,我首先劝你不必啼哭,倒是还有值得庆幸的事么,你想啊,把你原来的三年苦工已经减为百日,这还不是喜事一桩吗?这要感谢你那娘子为你做的好事啊,这第二桩喜事么,也可能是真的,那就是你有了未出世的儿子了,雖然尚未成真,但也值得开心么。致于你那娘子她本是仙人,天地有别,天规严酷,法不容情,我们可望而不可及,我劝你不要尽想高攀、想入非非了,还是待以后在人间,我给你找个好媳妇吧!“

这时董永早已停止哭泣,愁眉缓解说道:“我感谢王大娘对我的劝解,不过,说媳妇么(不住的摆着手)且不可,不可!并唱道:‘我与七女一日夫妻百日恩,她对我倾注一片赤诚心,对父王的‘碎尸万段’她不顾自身,为我活命自投罗网受苦辛,她万死一生我忧心如焚,我怎能忘恩负义另寻欢心。”

入夜,窰屋里在暗淡的灯光下,董永正坐在床上,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曾由七女给他缝补过的衣服处出神,慢慢地不觉有了睏意,打了两个盹儿后倒床入睡,逐渐进入梦乡,他梦见了自己还是在傅员外家的磨房里,正给人家推着那盘沉重的石磨,恍惚中在昏暗的灯光下,看见了七仙女从门外走进来,叫了两声:“董郎,董郎!”,董永赶快放下手中的磨杠,张开两只胳臂奔向七女,欲搂抱她时忽然醒来,原来是在做梦,于是他在蒙朧中坐起身来,看窗外正值深夜,天时尚早,随又迷迷糊糊的伴随着美梦睡着了。梦中又梦见七仙女正在天庭,被几个天兵天将吊打时,董永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,大喊:“···你们住手!住手!···娘子!娘子!···”。蓦地,竟被他自己的喊声吵闹醒了,这是一场恶梦,这场恶梦和那场美梦,又久久的充斥和缠绕在董永的脑海中。

黄梅戏演出公司黄梅戏剧团联系电话
点击下方按钮分享本篇文章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评论被关闭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