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
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五幕)  
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五幕)  

第五幕   教子、论婚 光阴荏苒,自从真正实现了“天仙配”以后,一晃就七、八年过去了,他们的小男孩都已七、八岁了,现在每天背着小书包上学去,回来还能帮父母做点零活。董永是个勤劳、好学、善良的好丈夫,娘子是个勤俭、博识、明理、贤惠的好夫人。一家人过的小日子和和美美、红红火火、蒸蒸日上。 院中...
邓新生:严凤英,黄梅戏之春

邓新生:严凤英,黄梅戏之春

作者:邓新生 假若京剧没有梅兰芳; 假若汉剧没有陈伯华; 假若越剧没有袁雪芬; 假若豫剧没有常香玉。 不难设想,假若没有他们,这些戏曲剧种就会黯然失色,就不会有这些剧种的春天。 那么,假若黄梅戏没有严凤英,我们会说,没有严凤英,也就没有黄梅戏的春天。 严凤英,1930年农历三月十五日...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四幕)
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四幕)

第四幕  来年春槐荫树下团聚 山野的枯草,渐由土黄色变成翠绿色;河岸的杨柳也由翠绿变向深绿,杏花开似白云驻,桃蕾撑包红豆荣。即便还刮北风,也变得“和风拂拂”了,又是一年春回大地,万象又更新。 董永正在窰屋为他那即将交来的儿子忙碌着:房顶上吊着一个竹编的婴儿摇篮,手头还打造着一张小儿睡床,...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三幕)
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三幕)

第三幕  天牢中发现七女有身孕   那被打入天牢的七仙女,在那严酷、屈辱的监视、训戒的桎梏下,过着那远去了自由、尊严、愉悦而且望不到头的昏暗日子,真是度日如年,不但忧郁、惶恐、孤寂、思念的心情时刻萦绕,挥之不去,而且身体日渐消瘦,从而也凸显了腹部的日渐隆起,并且整个形体动作也显笨拙不...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二幕)
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(第二幕)

第二幕董永魂牵梦萦 却说那董永,自从路配“天仙”娘子,间直是双喜临门,在众仙姐妹的帮助下,不但使他“三年长工”减为“百日”,而且还是“比翼双飞”把家还,真乃锦上添花喜出望外。不料天有不测风云,美梦不长,就被玉帝(他岳父)的“无情棒”打得天上人间各一方。 董永失去了娘子,失意惝怳,陷入极度悲愤、惆怅...
丁紫臣,断不了的黄梅戏情愫

丁紫臣,断不了的黄梅戏情愫

作者:邓新生 应《黄梅戏艺术》杂志执行副主编何成结先生之约,我采访了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丁紫臣先生,在文章即将付梓之际,惊闻丁老于2006年元月29日不幸病逝的噩耗,泣血补白,志哀轸念—— 说到丁紫臣,不能不说他的父亲丁永泉。 丁永泉(1892——1968),艺名丁玉兰,怀宁县广济圩丁家嘴人,12岁参加...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序言(第一幕)

黄梅戏《续集天仙配》序言(第一幕)

序言(小说体) 40年前一出黄梅戏《天仙配》,曾拍成电影轰动全国,家喻户晓,据说當时在成都等地重复看过三四次的,就算平常,足见人们对此剧的迷恋程度之大。《天仙配》以其委婉动听的腔调、标准语的唱白和感人的故事情节,倾倒了无数观众,给从那时过来的一些老人们,留下深刻印像,至今那膾炙人口的唱段“树上的...
返回顶部